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宝贝玄机图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求故事会中的传闻逸事和民间故事金库

时间:2017-09-24 21:37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獗,许多店铺连连被盗,多次派人缉拿,丝毫不见所获。这年腊月初三夜里,古玩老店“百宝斋”又被盗贼光顾,所有值钱的东西全被卷走,照例派人破案,仍是一无所获。眼看年关将近,有钱人个个,生怕再遭不测。

  这天午后,趵突泉北沟一楼旁边,有位身形干瘦的老人在晒太阳。他须发如银,面目俊朗,手中焐着一只紫色瓷制火炉,细眯着双眼,好不惬意。

  这时,门楼西边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,一身破衣烂衫,形同乞丐,只见他东张西望,无意中瞧见老人手中的瓷炉,两眼不由放出光来:“我的娘哎,怎能拿这件东西取暖,真是糟蹋了宝贝!”原来,老人怀里的瓷炉是一只“茄皮紫”的钧瓷香炉。有道是“家有资产万贯,不抵钧瓷一片”,这可是无价之宝啊!

  汉子转身走近老人,跺跺脚说:“这么冷的天,您老用这只小火炉能管用吗?”老人抬抬眼皮:“管用,不信你试试?”

  那汉子接过火炉,并不焐手,却从袖中拿出一只半生不熟的土豆,说:“我还没吃饭呢,烤烤吃行吗?”不待老人答话,他就把土豆放在钧瓷香炉里,顺便打量起它来。

  只见这钧瓷香炉盘口直颈,兽耳衔环,釉面莹润,三足匀称,用手轻轻一抹,炉身便露出莹润的茄皮紫色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!汉子烤着土豆,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人聊着。原来,老人祖上曾经三代为官,此为家传之物,过去用来供佛,后来家道败落,撤了那座佛龛,只好用它来烤火。

  老人摆摆手,刚要说“不”,就见汉子左手一抬,把那土豆“嗖”地塞入老人嘴里,然后抱着钧瓷香炉,飞也似的跑了。

  老人的嘴被土豆塞得满满当当,且被烫得眼泪直流,喊也不能喊,看又看不见,只能任由那汉子飞身越过几丈宽的水沟,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。

  丢了家传宝贝,老人怎会善罢甘休?他决心在济南城明察暗访,一定要把钧瓷炉找回来!

  第二天,老人就到几条街上走了一趟,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,他又来到大明湖边“汇泉酒楼”,要了瓶“仲宫老烧”,选个角落自斟自饮起来。老人才喝了一半,发现有些不对劲,一摸口袋,身上多了不少银子,还有一些珠宝首饰。

  不一会,就见一位衣着光鲜的汉子跑过来,趴下就给老人:“有眼不识泰山,了您老人家,请您大人不记过,还是把那只‘银蚂蜂’还给我吧!”

  “哈哈”,老人一把揪下眉毛胡须,转眼变成一个眉目俊朗的中年人,“我已经等你多时,快把钧瓷香炉交出来!”

  这衣着光鲜的汉子,正是那天抢宝的乞丐。此人名叫崔天明,是济南“白虎帮”的掌门人,自小学得一手偷盗绝技,号称从来没有失手过。不料那天抢夺钧瓷香炉的时候,自己身上的“银蚂蜂”也不翼而飞。

  “银蚂蜂”长不过半寸,别在衣领暗处,别看毫不显眼,却是贼首的标志。凡济南城的大盗小偷,一旦瞧见这个东西,不论是否认识贼首,都要“进贡”。

  崔天明丢了这件宝贝,认定是老人所为,这才屈尊拜望老人,讨回“银蚂蜂”,并想借此机会结识这位同道高人。

  这位恢复了本来面目的“老人”,原来叫秦效良,是唐初名将秦琼的后代,自小在京城混事,很少回济南,今日来家探亲,打算结识几个朋友,没想头一日就遇上同行,便有意露了一手。秦效良招呼店小二又拿来一只酒杯,两人推杯换盏,转眼成了朋友。

  崔天明自然呈上钧瓷香炉,秦效良也小心翼翼摘下“银蚂蜂”,就在两人起身交换时,就听“呼啦啦”,进来七八名捕快,将他俩围了个结结实实。为首的大汉嘿嘿笑道:“人赃俱在,两位好汉有何话说?”

  捕快们给两人的眼睛蒙上黑布,像牵瞎狗一样匆匆走了。为了防止百姓们围观,他们专拣僻静小巷行走,可左拐右转,没有进入衙门,却来到一家剃头铺里。

  进了门,一个捕快把门关上,转身扯掉崔天明眼前的黑布。就见这崔天明扭扭脖子,活动活动了筋骨,竟仰天大笑起来:“姓秦的,就算你厉害,今天怕也没想到吧!”

  说话间,旁边的“捕快”们也脱掉公服,哄笑起来。原来他们都是崔天明的同伙,而这个剃头铺就是秘密!真是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啊,秦效良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竟让这个贼首给算计了,他冷笑着说:“你们这群,假扮公差抓我,这算什么本事,大爷我死也不服!”

  “哈哈,京城来的高手也不过如此,这下你认栽吧!”说着,崔天明让人抬来一只硕大的木箱,冲手下吩咐道:“把这个姓秦的家伙锁到里面,扔到大明湖里去喂王八,我看他服不服?”

  崔天明本想对手一定讨饶,果真那样,就放他一马,不料秦效良面不改色,一个纵身“腾”地跳进木箱。

  “有种,有种,不愧是秦琼的后代!”崔天明让人把秦效良锁好,又拿出那只钧瓷香炉和“银蚂蜂”反复把玩起来。这时一个喽提议:“今日护宝成功,咱们摆酒庆贺吧!”

  崔天明正有此意,便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今日同兄弟们相聚,大家出力不小,不喝点儿好酒还行?‘汇泉酒楼’是咱得宝的福地,当然要喝他们酿制的‘仲宫老烧’,快去备酒菜。”

  不大一会儿,酒到菜齐,待众人坐下,崔天明得意地说:“今天捉了秦效良,又夺回了宝贝,兄弟们都放松一下,大家举杯畅饮,来个一醉方休!”

  这伙梁上君子果真喝得酩酊大醉,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慢慢醒来,他们睁眼一看,无不大惊失色,头上的发辫全都不翼而飞!包括剃头铺主人在内,一伙贼人全成了秃葫芦。

  崔天明不由心惊胆战:没了头发将被视为大逆不道,这比小偷的可大多了,他们一个个摸着脑门发呆:娘的,这到底是谁干的?

  这时,只听耳边一阵雷响:“想不到吧,诸位好汉怎么变成这副尊容?”秦效良笑嘻嘻地走了进来,一把掀开那个锁他的木箱:“瞧,你们的辫子在这里呢!”

  崔天明倒吸一口冷气,他心里十分清楚,能够轻松剃掉他们的发辫,同样能轻松要他们的脑袋!此时,他已知道自己远不是秦效良的对手,这才真的服了。不过他不明白,就凭那几斤老酒,何以会醉成这个样子?难道是有人在酒里做了手脚?可是,秦效良被锁在木箱子里面,谁又有这份能耐呢?

  就在崔天明纳闷的时候,却见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走来,他认出那胖子是“百宝斋”掌柜陈长凤,瘦子只是觉得面熟,想了半天才记起是“汇泉酒楼”的店小二。崔天明哪里知道,这个店小二也非一般人物,他正是秦效良从京城带来的高徒,两人就等着崔天明上钩呢!

  “百宝斋”丢失的东西,一件不少地从剃头铺里起获,而那只钧瓷香炉却被秦效良丢到一边。崔天明有些不解,遂探问道:“这样值钱的东西,怎么随便丢了呢?”

  秦效良不屑道:“这本来就是一件仿品,根本值不了几个铜钱!”说罢,捡起那个“钧瓷香炉”,对崔天明又说,“真正的钧瓷釉面颇厚,且有隐隐可见的兔丝纹与蟹爪纹,而这种仿品却没有。因你太盛,哪里顾得上?就是知道有假,你们也会拿去。记住:一不可,可欺人,否则不得善终!”说罢,“砰”地一声,就把那只“钧瓷香炉”摔碎了。

  亮对弈几局,忽听堂外鼓声大振,狄公让洪亮把击鼓人带上来一看,原来是城里杂技班老班主的大马成。

  马成进得大堂就哭倒在地,说昨夜暴卒。狄公闻听此言心里一惊,这个杂技班在城里名气很响,狄公平时虽与这位老班主没有什么交往,但欣赏过他空中飞棋的绝活,老班主蒙着眼睛站在凳子上,把棋谱上的三十二颗棋子往空中一抛,然后两只脚在地上摆着的十几只凳子上来回穿梭,瞬间就将漫天散落的棋子又重新摆回棋谱。如此高手不幸辞世,狄公心里也不免怆然,不过算来老班主年纪已七十有余,辞世应该也在情理之中,大为何要来报官呢?狄公觉得很奇怪:“莫非,你有隐情要告知本官?”

  马成哭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生前曾留下遗嘱,百年之后杂技班由小的接管,可谁知昨晚突然离世,师弟们都说是因为等不及,遂起杀心害死了。真的是啊,小的只能求大人前往,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,还小的一个清白。”

  老班主一生未娶,只收了三个,老大便是马成,老二叫冯相,老三叫殷清。狄公到时,老二冯相和老三殷清正哭得伤心,见狄公来了,先是有点吃惊,随即哭得更甚,只求狄公快些将马成绳之以法,替报仇。

  狄慰了他们几句,而后来到老班主遗体前吊唁。冯相哭道:“大人,肯定是被马成害死的,你看!”他一面说一面掰着的手给狄公看。狄公见老班主的两只手里各攥着一颗棋子,便伸手想把棋子拿来细看,没想棋子却被老班主攥得很紧,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把这两颗棋子抠出来,只见是两颗“马”棋。狄公立刻联想到来报案的老班主的大马成,难道这是老班主断气前的暗示?

  狄公于是便对老班主的遗体作了仔细勘验,发现疑点不少:按说如果老班主是被害的话,应该面相凄惨,可他脸上却不见丝毫痛苦之色;可如果是自然死亡吧,那又为何瞪着双眼?狄公沉吟着,把老班主的遗体侧转过来,发现他后脑上有一道不易察觉的伤痕。狄公抬起头来,朝四周打量了一眼,冷笑一声,立刻命衙役把马成带走。马成连连跺脚喊,狄:“是不是,你到大堂上再说。”随后便带着洪亮等一干人,带上马成离开了杂技班。

  回程上,洪亮试探着问狄公:“老爷,难道您已从死者身上发现了蛛丝马迹,认定马成就是凶手?”狄公瞥了他一眼,说:“死者手中攥着两颗‘马’棋,我也推想过可能是死者的一个暗示,可如果真要暗示,一颗棋子就够了,为何要用两颗呢?”洪亮立即接口道:“所以老爷断定马成是的,故意押他回来,其实是他?”狄公点点头:“定是有人在马成,马成之人也肯定在他的两个师弟中间。”

  两人一说着话,回到府里。洪亮见狄公仍然双眉紧锁,知道他还在考虑杂技班主的事,便想拉他下盘棋稍微放松一下。谁知狄公看到洪亮摆好的棋盘,却突然击掌大喝一声:“此案可以告破矣!” 他附着洪亮的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番,当机立断又带着原班人马返回杂技班。

  二冯相和三殷清见狄公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又返回来,不觉有点意外。冯相上前问道:“大人,凶手不是带走了吗,您为何又回来了?”狄公呵呵一笑:“你们的大师兄是的,真凶还,我怎么能不回来?”冯相愣住了:“大人可真会开玩笑,死前已如此暗示,怎么说大师兄不是凶手呢?”

  狄:“但死,攥紧的手会自然松开,可你们手里的两颗棋子攥得这么紧,足以说明这玩意儿是在他死后有人为制造故意塞在他手里的。”在场的众吃一惊,细细一想,狄公所言不无道理啊!

  冯相问:“大人,既然如此,何不当众把真凶找出来,也别了。”狄公不紧不慢故意道:“你们老三是哪一位啊?”站在一侧的殷清一怔,赶紧上前回话:“大人,小的正是。”狄公说:“大丈夫敢做敢当,你怎么就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大师兄的事呢?”殷清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强作笑颜道:“大人可真会拿开玩笑,死前又没攥着写‘殷’字的棋子,这事儿怎么就扯上我了呢?”众人也觉得奇怪。

  狄公冷笑一声,命人把棋盘拿过来,亲自布棋。当布到‘马’棋时,他在棋盘上一指点,众人立刻恍然大悟:这两颗‘马’棋,正好分别横排在“将”棋左右第三个,这不正暗示凶手就是四兄弟中排行老三的殷清吗?殷清顿时脸色灰白,一个耳光甩在二师兄冯相的脸上:“都是你出的馊主意!”

  据殷清交代,的凶手应该是冯相,因为冯相早就准备不择手段搞掉马成了,而且他还答应,自己若做了班主,就把的一半财产分给殷清,条件当然是要殷清帮他一起把马成搞掉。昨天夜里,殷清刚睡下,冯相突然来敲门,说死了,殷清吓了一跳,冯相却不以为然,因为有约在先,殷清只好跟着冯相来到房间,冯相拿出两颗早就准备好的“马”字棋子,让殷清分别塞到的两只手里攥着,直到身子完全冷却下来才放手。殷清当时根本没想到冯相会给自己,看到“马”字就以为他要的是马成。

  殷清刚说完这番话,冯相竟哈哈大笑起来:“,真是啊!三弟,你什么时候学会编笑话的本事了?”随后他脸一沉,转向狄公说:“大人,明明是三弟自己干的事,却偏偏赖到我的头上,大人您可要为我做主哪!”

  狄公沉吟着,说是要殷清拿出来。殷清傻眼了:冯相从来都是和自己口头有约,哪拿得出什么?狄公于是转向两人问道:“你们几个都跟学得一手飞棋绝活,想来每人都有一副棋吧?”三个个个点头,说他们因为怕手生,平时下棋从来都不用外人的,所以确实每人都有自己的棋子,而且棋盒还都是锁的。狄公微微一笑,便让三人把棋拿了来。

  只见殷清和马成各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,用钥匙打开,狄公一数,正好三十二颗棋子。而冯相却愣在了那里,迟迟不见动作,经再三催促,半晌才将木盒拿了来,打开一看,只有三十颗棋子,而缺的那两颗正是“马”。冯相只好跪地求饶,说出他欲借“马”字棋子来达到一箭双雕的。

  马成和殷清在一边听着,火冒三丈,真恨不得冲上去扇他几个大耳光:“你害我们也罢,你怎么能害死呢?”冯相哭着说:“大师兄,三师兄,我虽然想害你们,可我怎么有胆量去害呢?真不是我的。昨天夜里,我听到房里一声闷响,便好奇地去看,只见这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……”

  这话让马成和殷清如何信得?就在这个时候,狄公把他们两个拉住了。狄公开口道:“冯相行为固然可恶,不过要说真凶,确实不是他啊!”眼见曙光初露,却又出来一片,不仅是马成和殷清,在场的众人都大吃一惊,疑惑地看着狄公。

  狄公缓缓言道:“依本官之见,面容平静而双目圆睁,大多死于突然。是什么原因使死者突然身亡的呢?本官在勘验遗体的同时发现,室内木凳摆放错落有致,凳面上还留有死者的脚印。据此推断,死者极有可能是在温习飞棋绝活时不小心栽下来,后脑坠地而死。”

  狄公说到这里,让洪亮把老班主的遗体侧转过来,让众人细看。果然,在死者后脑处发现一处圆形塌陷,伤口周围还有零星碎屑,正是室内地上物屑。众人不由对狄公露出敬佩和景仰之色,冯相更是涕泪横流,感谢狄公断案如神,解了他的杀师。

  临离开杂技班之前,狄公将冯相和殷清好一顿教训,他们师兄弟几个今后一定要精诚团结,将的绝技发扬光大,而不是互相算计。

  回衙上,因为案子的水落石出,狄公颇为高兴。可跟在旁边的洪亮却闷闷不乐,狄公问其缘故,洪亮说:“老爷破此案为什么要绕个大弯子呢?如果让小的破,我第一个就抓冯相。”“喔?”狄公笑问原因。洪亮道:“死者左右手各握一个‘马’字棋,二‘马’不就是‘冯’吗?”狄公听罢哈哈大笑:“看来此案真是‘玄机’重重啊,那下一个案子就交给你喽!”本回答由文化艺术分类达人 鲁佳推荐评论

  “不用,噼里啪啦一阵兑子,两子尽失,打遍市机关无敌手,你要是不下,手不痒心可别痒!”

  听张胖子这么一说,老马头心里还真有些痒!”老李一把抓住老马头的胳膊,我给你二十块钱!”老李大喜过望,却又被老李抓住胳膊,杀得老李阵脚大乱,还没来得及“将”上老马头一军。

  张胖子冷笑道:“老李,这是街头,说,老辣。老马头旋风般一阵狂攻乱杀,这两年张胖子棋艺真的提高不少,但终是略逊老李一筹,连下三局全都败北!看你有什么能耐,老马,我的鞋不着急修,来,咱们下两盘!”

  老马头想了想,答应道:“那就来一盘,群策群力,都想帮他撼动老马头的“将”儿:这老马头也太狂了吧:“嗬,我告诉你。

  老李一阵好笑,就张胖子那两把刷子,也敢在这称雄,我看看棋!”老李从人缝中往里瞅!”

  “是你?”张胖子看到老李,敢情老马头是大家的街头象棋高手,我们再来,最后一盘,人外有人!”说完把铁钉儿冲着老马头的“将”按下去,老李这才发现:“好,我执红,我先行!”

  “谁来。观棋的都侠义心肠,见老李连连落败,七嘴八舌:“我来。知道了老马头的厉害,下棋不再和老马头纠缠,不惜舍了几个“兵”,一心一意去将军,一边将,一边嘴里还叫道:“我看你动不动!”

  老马头左遮右挡,心里一直不太服气,工作的时候,两个人就爱顶牛儿,实是说人,张胖子比老李早一年上班,可职级总比老李差一级,老马头却多出三个卒儿,不慌不忙跨过汉界,“我不会多收你的钱,当不得真,我们就来一局,就用个提兜装了皮鞋,谦卑地点点头:“您:“不好意思!老马头是这儿鼎鼎有名的街棋王,咱还是谦虚点好!”

  老李嘿嘿笑了两声,说:“我知道你这辈子没服过我,这里可是藏龙卧虎,什么能人都有,“这就是说,直奔大帐,擒下老李的“帅”,我咋不能来,执意再来。

  老李一看,就败下阵来,说,里面坐着的竟是自己局里退休的副局长张胖子。只见他悠闲地敲着两个棋子!”张胖子道,在“将”这枚棋子中间和棋盘上都有一个洞儿,铁钉一按下去!我知道你下棋厉害,不过我老张这两年可没闲着,真是门缝里看人——把人看扁了!

  老李也不是省油的灯:“你张大领导能来:“上栓儿,呵呵。果然,不一会儿,修鞋?”

  两人的棋子儿很快纠缠到一起,老马头瞅准机会,抢先兑子,老马头的‘将’都不能动:“等一会儿我干完活,心情十分舒畅,棋瘾也勾了上来:“这位老同志,很快老李就感到了老马头的厉害,实战磨砺出的街头象棋没有一点花哨,拔了这根铁“栓”再说!于是:自己不能再输了,不过下棋你不行,自己就在慢棋上磨死他。老李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,还不时和围观的人商量商量,天天练,你和他下!”

  老李说:“你红你先!”这是街头象棋不成文的规矩,弱手先行,行不行!”于是,起身离开了座位,转身从老马头修鞋的工具箱里拿出一个铁钉来,冲老马头说道,道,现在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了!”

  两人很快摆好棋盘厮杀起来,还真别说,人家老李可是正儿八经的象棋高手,放下手中的活,挪着板凳移了过来,重来!”老李自觉输得窝囊,拉住老马头的胳膊不放,说。现在听老李这么说,张胖子气得脸红一阵,紫一阵,说不出的难受,哦!”

  “岂有此理!”老李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蹿了上来,心想,下棋的过程中,不管你怎么将!”

  老马头说,老马头跃马应对,人家刚来,不太好吧,谁再来,这里还没人敢让老马头先的!”围观的人一阵嘲笑。

  老李这才明白,哼着黄梅小调,很显然棋盘上占了上风:“那好,胸下吊着一个皮围裙,却听张胖子叫道,“我们再来一盘,修鞋的是个黑瘦的瘸老头,也是少有对手。

  老李走到摊前,他一挽胳膊,身旁放着一把拐杖,看到老李提了鞋过来,满脸堆笑,动就算输了,又哼起了黄梅小调。

  “哦?”老马头有点吃惊,咱们今天就下这最后一局,再输这老脸可真让张胖子羞掉了。老马头下快棋厉害!”

  张胖子地笑道:“真是棋如人生,谁能想到臭皮匠一样的小卒竟擒了正处级的老帅!”老李听了,气得脸色发青:“不,不,你们玩,我还要修鞋呢,奇怪地问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什么意思,刚才是我大意输了,我们重来,“也让他这机关无敌手见识一下什么是山外有山。一来一往,两人落子如飞,“你这大领导也来接触群众了,心想:先不求胜,道:“就钉两个鞋掌?”

  突然,张胖子跳出人圈,抱住正在修鞋的瘸老头的胳膊:“老马头:“您坐会儿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你看……”老马头咬了咬牙!”移动板凳又想离开,有点吃惊,两人以前工作时矛盾不少,说话不免有些带刺,就把“将”这枚棋子栓在了棋盘上,有一个修鞋摊,修鞋摊旁围了三四圈人正在下象棋。老李一阵手痒街棋王

  老李从局长位子退休后,整天遛遛鸟,散散步。这天下午临出门,老李发现皮鞋后脚跟磨偏了,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厉害,当下呵呵一笑:“老马?”张胖子道。

  老马头受不了,连叫:“快啊,快啊!”老李却不紧不慢,道:“老马,你别急嘛,象棋就要‘相’嘛,不‘相’就不叫象棋了!”老马头急得直跺脚。

  这时,一个老太太提着一双鞋走了过来,大声喊道:“老马头,老马头,修鞋人呢?”

  “在这,在这!”老马头急忙应着,头从人缝中伸出来,叫道,“修鞋啊,张婶,您先把鞋放在摊上,我立马就给您修!”

  张婶又喊道:“老马头,下棋能当饭吃啊,你老婆病好啦?亏你还有心思下棋!”张婶的嘴真厉害,两句话就弄得老马头慌了神,下棋也心不在焉,几招过后,竟露出破绽,被老李抓住机会拔了“栓”儿,丢了“将”儿。

  老李长长吁了一口气,这面子总算挣回来了一点。不想,张胖子却凑过来,讥讽道:“李大局长可真会磨棋,人家是故意输给你的,还美!羞不羞?”

  老李这个气啊,正想和他理论,手机响了,老伴让他赶快回去。老李见自己的鞋没,就丢在老马头那儿让他接着修,自己气呼呼地回了家。

  一到家,发现女儿一家都过来了,女婿王平还提了个大蛋糕,老李这才想起,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很快,老伴张罗了一桌好菜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。

  王平倒了两杯茅台酒陪老李喝酒,却发现老李有点神不守舍,闷闷不乐,忙问老李发生了什么事。老李就把下棋的事给说了,提起张胖子,免不了又是一肚子的气。王平急忙安慰一番,说:“爸,您何必和这些物闹气,这事交给我处理好了!”由于老李心情不好,这顿生日宴一家人吃得很不开心。

 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,老李正要到前大街去取鞋,刚出门,就撞上了气喘吁吁跑来的张胖子。“老李,你可真不是东西!你下棋下不过人家,就让你女婿去收人家的摊,你这样一个瘸腿老头,还算是个人吗?”张胖子指着老李的鼻子骂。

  “装什么糊涂,局长大人,”张胖子冷笑道,“谁不知道你女婿在局,肯定是你他把老马头的摊给收了!”

  老压住怒火,当即拨通了王平的手机:“是你们把前大街老马的修鞋摊给收了吗?”王平在电话里说:“爸,是我让人把他的摊收掉的,谁让他张胖子惹您生气,再说他那个摊摆在前大街也确实影响市容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老李怒不可遏,冲着话筒吼道,“你马上把老马的摊给我拉回来,少一个钉子,我就没你这个女婿!”

  “老李,”看到老李这个样子,张胖子知道自己搞错了,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以为……”

  “哼,你把我给看扁了,怎么说我也是个国家干部!”老李道,“我对不起老马,我去给他道歉!”

  老李和张胖子赶到前大街,发现老马头正缩在街角,左胳膊上擦了一,淤出了血,手里紧紧抱着一双皮鞋,看到老李他们走过来,急忙拄着拐杖站起来,弓着腰,毕恭毕敬地说:“李局长,昨天是我太不懂规矩,惹您生气了,您大人有大量,千万别跟我计较,我听老张说,您女婿……您可千万别让人收我的摊,我是个瘸子,干不了别的,摆这个摊快三十年了,老婆子又长年有病,求,求您……这是您的鞋,我了,他们要,我哪能让他们收客人的东西,就硬拽了下来,还摔了一跤……”

  看着老马头这个样子,老李感到一阵心酸:“老马,我真没让人收你的摊,是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办的混账事,不过始终是我拖累了你,对不住啊,老哥!我已经让他们把你的摊给送回来了!”

  正说着,王平让人把老马头的摊送了回来,老李和张胖子急忙帮他把摊摆好。老李摆起那副棋盘,然后紧紧握着老马头的手说:“老马,从今以后我天天到你这里下棋,看谁再敢收你的摊!”,老李提起子来,正要走棋?”张胖子显然来了兴致,大声招呼围观的人!”

  张胖子笑道:“我可不如你,“还是快棋。张胖子见老李落败,乐得直晃脑袋!”说着,你可是正处级啊!”

  张胖子请兵不成,就来激将,不是你的局机关。这样一来,每走一步棋就要花好长时间:“真的不行啊,李局长……我还靠这个吃饭呢!”

  “我多给你钱!”老李发狠话了,“你陪我下最后一局!那双鞋钉两个脚掌,我们再玩!”

  “不行展开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chl1128448推荐于2016-12-01 18:15:28评论夸父逐日 八仙过海 嫦娥奔月 牛郎织女 精卫填海

  老李从局长位子退休后,整天遛遛鸟,散散步。这天下午临出门,老李发现皮鞋后脚跟磨偏了,就用个提兜装了皮鞋,打算去修鞋摊钉个鞋掌。

  一会儿工夫,老李就来到了前大街。在前大街的拐角处,有一个修鞋摊,修鞋摊旁围了三四圈人正在下象棋。老李一阵手痒,他可是象棋高手,在局里参加整个市机关的比赛,也是少有对手。

  老李走到摊前,修鞋的是个黑瘦的瘸老头,胸下吊着一个皮围裙,身旁放着一把拐杖,看到老李提了鞋过来,满脸堆笑,谦卑地点点头:“您,修鞋?”

  修鞋老头接过鞋,递给老李一个磨得油光发亮的小板凳:“您坐会儿,马上就好!”

  “不用,我看看棋!”老李从人缝中往里瞅,里面坐着的竟是自己局里退休的副局长张胖子。只见他悠闲地敲着两个棋子,哼着黄梅小调,很显然棋盘上占了上风。果然,不一会儿,对手就败下阵来,起身离开了座位。

  老李一阵好笑,就张胖子那两把刷子,也敢在这称雄,他一挽胳膊,当仁不让地坐下,说:“我来!”

  “是你?”张胖子看到老李,有点吃惊,两人以前工作时矛盾不少,说话不免有些带刺,“你这大领导也来接触群众了?”

  张胖子笑道:“我可不如你,你可是正处级啊!我知道你下棋厉害,不过我老张这两年可没闲着,天天练,现在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了!”

  两人很快摆好棋盘厮杀起来,还真别说,这两年张胖子棋艺真的提高不少,但终是略逊老李一筹,连下三局全都败北,张胖子一张胖脸全是汗水,再也哼不出黄梅小调。

  老李嘿嘿笑了两声,说:“我知道你这辈子没服过我,不过下棋你不行,总比我差两步!”话中有话,明是说棋,实是说人,张胖子比老李早一年上班,可职级总比老李差一级,心里一直不太服气,工作的时候,两个人就爱顶牛儿。现在听老李这么说,张胖子气得脸红一阵,紫一阵,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突然,张胖子跳出人圈,抱住正在修鞋的瘸老头的胳膊:“老马头,你和他下!”

  张胖子请兵不成,就来激将:“嗬,我告诉你,人家老李可是正儿八经的象棋高手,打遍市机关无敌手,你要是不下,手不痒心可别痒!”

  听张胖子这么一说,老马头心里还真有些痒:“那好,等这双鞋就来一局!”

  老李刚从棋盘和上给了张胖子双重打击,心情十分舒畅,棋瘾也勾了上来:“这位老同志,哦,老马,我的鞋不着急修,来,咱们下两盘!”

  老马头想了想,答应道:“那就来一盘!”于是,放下手中的活,挪着板凳移了过来,坐到了老李的对面。

  张胖子冷笑道:“老李,这是街头,不是你的局机关,这里可是藏龙卧虎,什么能人都有!老马头是这儿鼎鼎有名的街棋王,咱还是谦虚点好!”

  老李这才明白,敢情老马头是大家的街头象棋高手,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厉害,当下呵呵一笑,道:“好,我执红,我先行!”

  两人很快摆好棋,老李提起子来,正要走棋,却听张胖子叫道:“且慢!”说着,转身从老马头修鞋的工具箱里拿出一个铁钉来,冲老马头说道,“要不要上个栓儿?”

  “客气啥!”张胖子道,“也让他这机关无敌手见识一下什么是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!”说完把铁钉儿冲着老马头的“将”按下去,老李这才发现,在“将”这枚棋子中间和棋盘上都有一个洞儿,铁钉一按下去,就把“将”这枚棋子栓在了棋盘上,动不了了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张胖子道,“这就是说,下棋的过程中,不管你怎么将,老马头的‘将’都不能动,动就算输了!”

  “岂有此理!”老李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蹿了上来,心想:这老马头也太狂了吧,真是门缝里看人——把人看扁了!

  “您别介意!”老马头道,“这都是我们平时闹着玩的,当不得真,我们就来一局,要快啊!”

  “快就快!”老李怒火中烧,一个当头炮开局,老马头跃马应对。一来一往,两人落子如飞,很快老李就感到了老马头的厉害,实战磨砺出的街头象棋没有一点花哨,老辣。老马头旋风般一阵狂攻乱杀,杀得老李阵脚大乱,还没来得及“将”上老马头一军,就败下阵来。张胖子见老李落败,乐得直晃脑袋,又哼起了黄梅小调。

  “不行,刚才是我大意输了,我们重来,重来!”老李自觉输得窝囊,拉住老马头的胳膊不放,执意再来。

  两人布局再战。知道了老马头的厉害,老李谨慎了很多,心想:先不求胜,拔了这根铁“栓”再说!于是,下棋不再和老马头纠缠,不惜舍了几个“兵”,一心一意去将军,一边将,一边嘴里还叫道:“我看你动不动!”

  老马头左遮右挡,就是不动“将”儿,嘴里也叫道:“不动,就是不动!看你有什么能耐!”

  两人的棋子儿很快纠缠到一起,老马头瞅准机会,抢先兑子,噼里啪啦一阵兑子,两子尽失,老马头却多出三个卒儿,不慌不忙跨过汉界,直奔大帐,擒下老李的“帅”。

  张胖子地笑道:“真是棋如人生,谁能想到臭皮匠一样的小卒竟擒了正处级的老帅!”老李听了,气得脸色发青。

  老马头“嘿嘿”一笑:“不好意思!”移动板凳又想离开,却又被老李抓住胳膊:“老马,我们再来,最后一盘!”

  “我多给你钱!”老李发狠话了,“你陪我下最后一局!那双鞋钉两个脚掌,我给你二十块钱,行不行?”

  “李局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你看……”老马头咬了咬牙,说,“我不会多收你的钱,咱们今天就下这最后一局!”

  两人布局又战。老李心想:自己不能再输了,再输这老脸可真让张胖子羞掉了。老马头下快棋厉害,自己就在慢棋上磨死他。老李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,还不时和围观的人商量商量。观棋的都侠义心肠,见老李连连落败,七嘴八舌,群策群力,都想帮他撼动老马头的“将”儿。这样一来,每走一步棋就要花好长时间。

  老马头受不了,连叫:“快啊,快啊!”老李却不紧不慢,道:“老马,你别急嘛,象棋就要‘相’嘛,不‘相’就不叫象棋了!”老马头急得直跺脚。

  这时,一个老太太提着一双鞋走了过来,大声喊道:“老马头,老马头,修鞋人呢?”

  “在这,在这!”老马头急忙应着,头从人缝中伸出来,叫道,“修鞋啊,张婶,您先把鞋放在摊上,我立马就给您修!”

  张婶又喊道:“老马头,下棋能当饭吃啊,你老婆病好啦?亏你还有心思下棋!”张婶的嘴真厉害,两句话就弄得老马头慌了神,下棋也心不在焉,几招过后,竟露出破绽,被老李抓住机会拔了“栓”儿,丢了“将”儿。

  老李长长吁了一口气,这面子总算挣回来了一点。不想,张胖子却凑过来,讥讽道:“李大局长可真会磨棋,人家是故意输给你的,还美!羞不羞?”

  老李这个气啊,正想和他理论,手机响了,老伴让他赶快回去。老李见自己的鞋没,就丢在老马头那儿让他接着修,自己气呼呼地回了家。

  一到家,发现女儿一家都过来了,女婿王平还提了个大蛋糕,老李这才想起,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很快,老伴张罗了一桌好菜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。

  王平倒了两杯茅台酒陪老李喝酒,却发现老李有点神不守舍,闷闷不乐,忙问老李发生了什么事。老李就把下棋的事给说了,提起张胖子,免不了又是一肚子的气。王平急忙安慰一番,说:“爸,您何必和这些物闹气,这事交给我处理好了!”由于老李心情不好,这顿生日宴一家人吃得很不开心。

 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,老李正要到前大街去取鞋,刚出门,就撞上了气喘吁吁跑来的张胖子。“老李,你可真不是东西!你下棋下不过人家,就让你女婿去收人家的摊,你这样一个瘸腿老头,还算是个人吗?”张胖子指着老李的鼻子骂。

  “装什么糊涂,局长大人,”张胖子冷笑道,“谁不知道你女婿在局,肯定是你他把老马头的摊给收了!”

  老压住怒火,当即拨通了王平的手机:“是你们把前大街老马的修鞋摊给收了吗?”王平在电话里说:“爸,是我让人把他的摊收掉的,谁让他张胖子惹您生气,再说他那个摊摆在前大街也确实影响市容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老李怒不可遏,冲着话筒吼道,“你马上把老马的摊给我拉回来,少一个钉子,我就没你这个女婿!”

  “老李,”看到老李这个样子,张胖子知道自己搞错了,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以为……”

  “哼,你把我给看扁了,怎么说我也是个国家干部!”老李道,“我对不起老马,我去给他道歉!”

  老李和张胖子赶到前大街,发现老马头正缩在街角,左胳膊上擦了一,淤出了血,手里紧紧抱着一双皮鞋,看到老李他们走过来,急忙拄着拐杖站起来,弓着腰,毕恭毕敬地说:“李局长,昨天是我太不懂规矩,惹您生气了,您大人有大量,千万别跟我计较,我听老张说,您女婿……您可千万别让人收我的摊,我是个瘸子,干不了别的,摆这个摊快三十年了,老婆子又长年有病,求,求您……这是您的鞋,我了,他们要,我哪能让他们收客人的东西,就硬拽了下来,还摔了一跤……”

  看着老马头这个样子,老李感到一阵心酸:“老马,我真没让人收你的摊,是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办的混账事,不过始终是我拖累了你,对不住啊,老哥!我已经让他们把你的摊给送回来了!”

相关推荐